德国新冠肺炎死亡率为何这么低

向长河(国际问题学者)

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4月10日公布数据显示,德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1万例,累计死亡突破2300例。从初期的0.5%上下到眼下的2%左右,与意大利、西班牙和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相比,德国新冠肺炎病患死亡率为何这么低?

一是早准备。德国的医疗体系在欧洲乃至世界都首屈一指,精细的德国人早在疫情到达欧洲之前几周便着手准备。早在1月初疫情尚未蔓延到德国,德国的科研团队便开发出快速检测试剂,抗疫的科学指导中枢——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也公布了详尽的病例定义等指导文件。1月27日首例确诊病例在德国出现之时,德国可以不慌不忙予以检测、应对。

不过,先期德国在防控上还是大意了,轻视了新冠病毒的传染力,没有尽早采取封城封国之类隔离措施,甚至听任狂欢节之类群体聚集性活动举行,造成病毒大量传播,这也是德国病例剧增的根源所在。由于新冠病毒是一个新出现的病毒,加上没有历经“非典”煎熬,西方社会一度认为不过是“大号流感”,或盲目地认为此类病毒只会在东亚肆虐,白种人具有免疫力,欧美不约而同出现松懈,德国亦不例外。

二是早检测、大量检测。德国死亡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检测开始得早。德国开始较多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时,本土疫情尚处在开始阶段。这样做有助于为患者提供最优化的治疗,有效控制重症患者数量。

德国效法韩国,通过大规模检测和隔离病人来减缓病毒传播速度,目标是4月底达到每天可检测20万人。在此思想指导下,德国及时开放了检测门槛。德国有很多不同层级的实验室可以进行监测,有的地方还设有简易检测场所,检测较为灵活。目前,德国的检测能力为每周可检测50万个样本,相比之下,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国的检测能力明显不足。

由于检测数据齐全,德国官方疫情统计是按照新冠病毒感染者数量来计算。换言之,检测结果呈阳性者,无论有无症状,都列入新冠病毒感染者之列。这样一来,与只计算有症状感染者相比,分母更大,死亡率更低。

三是德国医保制度较为完备,政府及时出台了检测、排查等措施,居民去检测、看病没有经济压力。与之相比,美国有3000万无医保人员,初期检测不免费,许多民众只能有病硬扛。所以,德国的检测、看病一直没有“肠梗阻”现象,分母数字经得起考验,而美国、意大利等国的分母可能“缩水”,因为有大量感染者没有纳入。

四是德国的医疗体系发达。德国的医疗体系大致可分为三类,一类是私人诊所,第二类是综合性大医院,第三类是大学附属的偏重科研的医院,各有侧重进行分流,病人不会一窝蜂涌向高等级医院挤兑医疗资源。

从医疗保障能力看,德国医生数量(相对人口而言)、床位数和呼吸机数量傲视欧洲,在全球也名列前茅。据统计,德国有约2.8万个重症病房,配有2.5万台呼吸机,另有1万台储备,其先进的工业能力保证了呼吸机可以根据需要增加配备。疫情开始后,德国采取重症病人住院治疗、轻症患者居家隔离自愈策略,保存重症救治能力。目前,德国依然维持重症病房闲余,不仅保持着“床等人”状况,而且还有余力接收少量意大利转移过来的重症病人。随着病例增多,德国也未雨绸缪,在各地建设“方舱医院”。

五是老年人群体是新冠肺炎的易感人群,德国的感染者相对年轻,死亡率自然低。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前不久公布,德国新冠肺炎感染者平均年龄47岁。初期,德国本土感染者主要是青壮年,很多是到意大利滑雪归来后发现感染,大规模检测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及时发现感染者并阻断传染链。随着疫情的发展,政府号召采取老人和孙辈之间不要见面等措施,有助于保护老年人口和有基础病的群体,从而避免推高死亡率。

德国与意大利的老龄人口比例不相上下,为何意大利病患死亡率居高不下?家庭组成方式是一大原因。意大利“四世同堂”式家庭居多,而德国由于房价一直不高,年轻人长大后一般都离家单独租房或买房住。这就造成年轻一代感染者传染给老年人的几率大大减少,家庭聚集式暴发病例也随之减少。

可能大家没想到,问候礼节也或多或少起作用。同样是在欧洲,意大利、西班牙、法国等国家民众熟人见面一般都是拥抱行“贴面礼”,而德国人没有“贴面”的习俗,一般是握手而已。德国人跟日本人一样,是很自律又讲究卫生的民族,握手后勤洗手就能减少感染风险。疫情一起,握手都免了,更是减少了风险。德国疫情会如何发展,还有待继续观察。漫画/陈彬

 
关键词:
责任编辑:李高思
分享到: